主页 > U恵生活 >森林不拒探险家的到访 >

森林不拒探险家的到访


2020-07-18


森林不拒探险家的到访

二○○三年初,我和崇建各自出版第一本小说,凭藉我们多年的开放教育经验,接着合写教育书《没有围墙的学校》。书写得很快,近一个月完稿。当时我已离开教职,在花莲读书的校区宿舍写稿;崇建则在卓兰山上教书,写稿。我们一天的电子书信往返五封以上,讨论教育书的观点与细节,并打气。那真是美好的日子。
  
《没有围墙的学校》主旋律是崇建,他在教育有独特想法与实践力,不懈付出,才有源源不绝的动人故事。崇建亲炙教育现场,并不是热情所致,是这工作有收入,教学之余又可从事文学创作,我也是这样才上山。崇建思路清晰,反应机敏,充满创造力,即使教育不是他的使命,也比别人更有建树,但我不是。三十岁的我看到了自己能力的尽头,即使未看清,路怎样走都有了预感,我顶多是称职教师,不会有更多可谈的。写完《没有围墙的学校》,我回到小说创作,历经千迴百转,而崇建继续往教育的路径深入,几近台湾另类教育的拓荒者,孜孜矻矻前行。
  
美国诗人佛洛斯特在〈未竟之路〉写下:「两条路在黄色的树林间岔开,可惜我不能走两条路」。二○○四年的《没有围墙的学校》之后,我和崇建走上各自能为的路,这两条小径没有交集,顶多共享一片文字森林,彼此在不同的位置看见丛林那头的细碎身影,多彩的,缤纷的,或短暂踟蹰。没有一条路是简单,没有一条路是捷径,任何人要有专业能力,唯有走到第十年才能发现自己来到怎样的位置。来到这位置的崇建已是谘商教育、教室经营与亲子沟通的能手了,我们距离树林小径的分别有十余年了。
  
二○一六年的冬天,某次聚会,崇建提及再次合作写书。我苟且认同,不以为意。崇建的人生哲学,以实践力为传动轴,说走就走,不久把我拉上写作的高速公路,进行《阅读深动力》与《对话的力量》书写。事实上,我认为崇建可以不用找我合作,我在书里没有声音,也不会有声音,教育不是我的强项,大音希声——好乐声是几乎寂静无声的——尚可调侃我在此书的表现。我在此书的工作是将崇建的稿件转成我的语言风格,将专业术语转成常人可解的意思,如果要是读者尚有不解处,显然是我的工作疏失。或许我这样想,崇建邀我写书,是想赞助我的文学创作,又不敢明讲,遂有了合写计画。
  
《阅读深动力》所写的文本,是崇建十余年来不断操作的,以苏童的短篇小说〈小偷〉而言,是他在体制外学校的教材。当时一批大陆小说家,如苏童、余华、莫言等作品,在台湾有一定读者群,我们推广给学生,获得不少反映。〈小偷〉是我最常听崇建示範的教案,岁月没有被偷走,多年前听到的与昨天听到的一样生动,然而绝对有什幺添加在这岁月中了。
  
有什幺添加的话,是萨提尔,使文本有不同面貌,成为《阅读深动力》的灵魂。萨提尔是谘商辅导系统,崇建学习多年后,不只改变自己,也藉此改变不少人。他更试着把萨提尔生活化、日常化,这套原本只能由少数专业人士操作的系统,他化为简单心法,融入生活,风格强烈的《心教》是展示台,《给长耳兔的36封信》、《心念》则是抒情旋律,处处可见萨提尔的魅力,尤其是由他最擅长的冰山系统贯穿。
  
崇建反应机敏、能言善道,从大学伊始,给同学们的印象就是这样。随岁月滋润,他广博阅读,言语的缝隙常闪烁知识的光芒,说故事的本领也强,气氛拿捏好。这样的口舌功夫,没有萨提尔的帮衬,他仍旧是精彩的教师。但是多了萨提尔,彻底改变了他的教学精神。他依旧是课堂说书人,但是班级经营与师生互动,多了深层的照见与浸润。
  
出于书写此书的目的,我再度进入崇建课堂观课,包括鲁迅〈药〉、英文翻译小说〈赌徒〉、苏童小说〈小偷〉,并且做了纪录。崇建的教案,透过文本与学生互动的方式,非常类似学思达模式,且善用「体验性」的经验回溯与模拟,使课堂有更多生命教育的底蕴。我体悟到,崇建从《阅读深动力》发展出来的几套模式,未必只能套用在文学文本,诸如社会议题、历史事件、哲学思索,甚或创意激荡,甚至一首流行音乐或流行文化,都可以发展出深刻对话,或呼应个人的生命情状。我这幺说,是希望有心人能善用《阅读深动力》的概念,不仅只是在文学文本的运用,更可移作他用。一位有心发展自己所学所见的人,可以从书中整理出模式,活用在自己的工作、家庭互动,或学科教学,发展出个人效率的路数,那才是重要收穫,也是这本书最值得阅读的价值。
  
《阅读深动力》完成后,我参加崇建举办的三日工作坊。我私下多次听他讲萨提尔的冰山理论,也曾在公开场合听他演讲,略懂皮毛。但堂奥之大,我无从深涉。参加完三日的工作坊,深获奥妙之感,那就像以前看NBA篮球赛,得透过电视转播,如今终有机会坐在球场第一排,亲临球员的细部动作与挥洒而来的汗珠,各种感受踵继,我重新思索自己的人际与原生家庭互动,有更多体悟。我思忖,萨提尔与文学的跨界结合,就像粉圆加入奶茶般自然,成为一款茶饮珍珠奶茶,但是这最初的动念是如何萌芽,组合过程怎样磨合,恐怕只有崇建个人特质与创造力才能解释,这或许是某种「文创」吧!
  
我好奇,走过这本书,崇建的下步棋该如何移动。这好奇是值得等待,他是有故事的人、会创造故事的人,森林有许多路,路过了一季节有时会莫名其妙的被落叶或杂草湮埋,但森林从未拒绝探险家到访,我总会看到又有一条路被走出来,在不久的未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送开户礼金的app|最新生活信息|获得消费经验|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88msc菲律宾申博登入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股东放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