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恵生活 >影评人心中的最佳电影《天堂的小孩》经典名片 >

影评人心中的最佳电影《天堂的小孩》经典名片


2020-07-09


影评人心中的最佳电影《天堂的小孩》经典名片 法国影评人心中的最佳电影

1945年上映的《天堂的小孩》Les Enfants du Paradis是法国着名导演马塞勒卡内(Marcel Carne)生平最重要的代表作。这部在德国纳粹佔领法国期待拍摄的电影,时代背景是1820年代巴黎一条叫作「犯罪大道」的地方,脱衣舞女郎嘉杭丝一次被误为扒手,默剧演员巴普提斯特为她解了围。他们二人都有情人,但是他们还是相爱着。五年后他们在巴黎再次相见,此时他们都已成名,且各自有了自己的归宿,但巴普提斯特还是旧情难忘,于是前去找她,二人共渡一宵。早上巴普提斯特的妻子来找丈夫,嘉杭丝明白他们之间是没有结果的,于是不顾巴普提斯特的追喊毅然离开了他。影片首先对法国电影而言就相当重要,在之前法国电影已经被希特勒的纳粹政府强力管制四年,《天堂的小孩》的上映与热烈的迴响,意味着法国电影重返国际舞台,揭示了一段黄金岁月的正式开始。这部影片本来是分为两个部分拍摄,因为纳粹规定,法国电影的片长不能超过90分钟,但是影片上映的时候,纳粹已经倒台,所以两部电影合併作一部上映。法国电影界对这部电影的评价非常高。楚浮说,「我愿意放弃我所有的电影换来执导《天堂的小孩》的机会。」在1995年,由六百位法国影评人、电影专业人士参加的影史经典影片评选活动中,本片被选为最佳影片。而一向对卡内抱有成见的〈电影笔记〉编辑部,在影史经典影片排名中,把本片排在了第八位。

影评人心中的最佳电影《天堂的小孩》经典名片

本片的风格相对卡内在1930年代完成的被巴赞称为「诗意写实主义」风格的《雾港码头》Port of Shadows、《天色破晓》Le Jour Se Leve而言,要显得奢华很多。影片其实是在1943年就开始拍摄的,后来因为纳粹的原因,拍摄工作时断时续。Alexandre Trauner为影片设计了布景,Joseph Kosma为影片谱写了带有强烈乡愁色彩的配乐,因为这俩人都是犹太人的背景,所有的工作都是秘密进行的。影片的编剧依然是卡内的老搭档贾克普维(Jacques Prévert),他这一次为角色写作的台词一改写实主义的文风,显得无比诗意化。影片中间还经历过换角的风波,本来扮演小偷Jericho一角的Robert Le Vigan,因为与盟军合作而被判死刑,他最后逃出了法国。他的角色后来由皮耶雷诺(PierreRenoir,尚雷诺的弟弟)扮演。就像真实生活影响到影片计画一样,这部电影的中心隐喻,讲的也是戏剧与人生的张力。

迷人的嘉杭丝

影片片名中的「天堂」指的其实是剧院中那些最便宜的座位,这些位置都是属于穷人中的穷人。就像编剧普维被问及片名意义时所说的,「它指的是演员,也是观众,善良的,工人阶级观众」。影片的故事主要围绕长相酷似嘉宝的女伶嘉杭丝和她生命中的重要四位男人展开,这四位男人分别是多愁善感的默剧演员巴普提斯特、爱拈花惹草的戏剧演员弗雷德里克勒梅特、手上有命案的花花公子拉斯纳尔、富有而冷漠的伯爵艾德瓦。

影片分为两个部分,每个部分的开始与结束都有帘幕起升作为区隔,这也构成了影片非常典型化的戏剧景观。因为这种景观,影片也一直是在实验对立的戏剧形式(沉默的默剧剧场与充满台词的剧场之比较)。在默剧剧场Funambules,所有的演员只是在后台发出嘈杂的声音,舞台上永远是静谧一片。拥有如梦激情、敏感脆弱的巴普提斯特,与吵闹喧哗的弗雷德里克成了两个很好的对照。弗雷德里克说,「他人因为饑饿、口渴而死,我因为沉默而死。」然而,当弗雷德里克后来真正成为明星后,市井小民更喜欢的却是巴普提斯特。民众喜欢他以默剧的方式表演那些动人的故事。影片有一场非常动人的戏中戏,是巴普提斯特扮演Pierrot,一位失去心爱之人的男子,弗雷德里克扮演他的情敌Harlequin。嘉杭丝扮演二人共同所爱的美人。这场戏荡气迴肠,催人热泪。它将法国文化最浪漫主义的一面表现到了极致。道德败坏、纵淫声色的拉斯纳尔一直在写永远都得不到演出的、无法出版的滑稽剧。伯爵艾德瓦被杀那场戏也很突出,杀手并没有逃亡,他在他的「杀人演出」结束后,平静的等待警察到来。而伯爵公开的蔑视戏剧的姿态(「我不喜欢莎士比亚,他满是暴力,缺乏教养」),与杀手充满荣誉感的激情杀戮形成了张力十足的对峙。这正是古老戏剧的传统。这些戏中戏始终是包装着每日的生活。

影评人心中的最佳电影《天堂的小孩》经典名片

嘉杭丝悲伤、神秘、崇高的形象是本片成功最重要的因素。在影片中扮演嘉杭丝的是女星阿蕾蒂(Arletty),着名电影学者Richard Roud在他的专着〈World FilmDirectors: Volume 1, 1890-1945〉,曾经称讚阿蕾蒂的演出是「塑造了影史最伟大女性形象之一,是象徵一个时代的演出。」在影片中,巴普提斯特向嘉杭丝表白后,后者却又漫不经心的邀请弗雷德里克与她同床。对嘉杭丝而言,爱是简单的,简单的如同音乐盒的旋律一般,如她所说,「当我想说是,我不会说不。」几年之后,她回到了剧场,为了寻找她真正的所爱,巴普提斯特。她发表了一场动人的演出,「我不悲伤,但也不快乐。音乐盒中的弹簧断了,音乐还是那音乐,但调子不一样了。」嘉杭丝是一个複杂、悲剧性的角色。她那稍纵即逝的爱之激情是纯真无邪的,但又充满毁灭性的。她轻浮的性格也许可以让她获得持续性的快乐,然而爱之愉悦她也始终无法获得。在影片的结尾部分,巴普提斯特闯入了狂欢的人群,但没有抓住绝望的嘉杭丝,他被人群淹没了。他成了人群的一部分。我们之前已经习惯了巴普提斯特在舞台空间上的凌驾于人的位置,在那里他被观众所欣赏。在人群中的巴普提斯特,身份异化了,这是艺术与写实的区隔,亦是最真实的隐喻。

影评人心中的最佳电影《天堂的小孩》经典名片

爱与幸福的启示

戏剧与人生之间存在着隐形隔阂的主题在影片中不断的被表现。弗雷德里克嘲笑他自己演出的通俗剧(「Brigands Inn」),他甩掉既定的台词,把戏剧变成了尖刻的闹剧,这一切都源自于他对戏剧表演装腔作势的姿态的不满。他后来甚至走下了舞台,与观众坐在一起,在观众的乞求下,才走回舞台。巴普提斯特的故事更耐人寻味。他偶遇了一位盲人乞丐,并且与他成了好友。但后来才发现,原来这盲人乞丐是一位「演员」,他不过是在表演,表演的目的是为了改善他街头生活的品质。巴普提斯特意识到,表演其实并不仅仅存在于舞台上,生活中也存在表演,而生活中的表演与舞台上的表演对真实度有着完全不同的质的区别。杀人犯拉斯纳尔还是一位抄写员。

他要把自己当作顾客的角色,从顾客的角度去写情书。这种设计让人想到了后来在五十年代尚雷诺的那些戏剧舞台电影(《金车换玉人》The GoldenCoach、《法国康康舞》French Cancan)以及马克斯欧佛斯(Max Ophuls)扣人心弦的《马戏团尤物》Lola Montes(又译《倾城倾国慾海花》)。

戏剧与人生辩证带给观众最决定的启示可能来自影片的结尾:爱与幸福在伪装的封闭的不真实的空间中要比现实开放的人生中更容易获得。

法国新浪潮导演中对戏剧形式最感兴趣、最敏感的贾克希维特(Jacques Rivette),对《天堂的小孩》这部电影也表达过自己的看法,「戏中戏的形式是我非常喜欢的,尤其是透过影像的方法来表现,观众在这种特殊的形式中会对真实产生一种困惑与无奈,对人生产生莫名的质疑。演员的表演在这样一种状态中也会显得模棱两可,他有时候会忘了自己的身体到底是处于什幺状态,自己是否要扮演角色,这与人在真实生活中的状态有着非常类似的情形。对我来说,这是一部充满启发的电影,卡内的调度能力是毋庸置疑的顶级水準。他清楚影像调度和舞台调度的关係。他知道摄影机在舞台空间中如何运作才是最有力量的。这是一部属于调度的电影。

影评人心中的最佳电影《天堂的小孩》经典名片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送开户礼金的app|最新生活信息|获得消费经验|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环亚国际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恒峰娱乐下载平台